lililxr

【元白】我有一壶醋

陆拾叁已更名为《王维诗选》:


白居易:


《和元九与吕二同宿话旧感赠》


见君新赠吕君诗,忆得同年行乐时。


争入杏园齐马首,潜过柳曲斗蛾眉。


八人云散俱游宦,七度花开尽别离。


闻道秋娘犹且在,至今时复问微之。


“至今时复问微之”读来总觉得有点......说不清道不明的意味啊。
其实感觉也没啥就是读起来总想多...


白居易:听说当年的秋娘还在,风韵犹存。


元稹:???


白居易:而且......听说时常念叨着你呢。


(怎么我一写出来就变味了)


《和微之十七与君别及陇月花枝之咏》


别时十七今头白,恼乱君心三十年。


垂老休吟花月句,恐君更结后身缘。


微之在越州一个人寂寞时想起十七岁爱过的姑娘,结果倒是得了乐天的打趣,嗯,酸溜溜的打趣...似乎有点不爽这“恼乱君心三十年”,而且还“恐君更结后身缘”,大概是只想让他还自己结缘吧XD


看样子乐天对于微之情诗写的有多好深有体会:)


元稹:


微之收到乐天给自己写的一封梦见和去世的友人刘敦质一起游章敬寺的诗后反应是这样的:


君诗昨日到通州,万里知君一梦刘。


闲坐思量小来事,只应元是梦中游。


“万里知君一梦刘”怨气有点大啊,迢迢万里送来书信你写的居然还不是我。


写完仍不解气:


老来东郡复西州,行处生尘为丧刘。


纵使刘君魂魄在,也应至死不同游。


后二句够明显了hhhh


微之:不要梦见他,梦见我。


感觉乐天醋的多,微之醋得厉害。不过庆幸他们遇到了彼此。他们二人的感情,感觉相比刘柳,多了些平凡而温馨的烟火气,更一分缱绻的味道。


当然呢,乐天也有醋的厉害的时候呀。


不信往下看

















“贤豪虽殁精灵在,应与微之地下游。”


他竟是羡慕梦得能早些与微之聚首。


最近各种颓废咸鱼。目前在搞一个刘柳的系统安利。还有两篇刘柳,嗯,刘柳发不出糖了sad

评论

热度(252)